金鐘爭議吳宗憲酸他「輕鬆」 詹仁雄開戰評審質疑最佳綜藝得獎

金鐘爭議吳宗憲酸他「輕鬆」 詹仁雄開戰評審質疑最佳綜藝得獎

仙医小神农 小说

中信金尾牙樂團、啦啦隊熱場 中獎率超過50%

吳宗憲(左圖中)酸曾國城拿獎「輕鬆」。(圖/中時資料照)

第58屆金鐘頒獎典禮在20、21日落幕,但今年節目類頒獎典禮得將項目引起爭議,「益智及實境節目主持人」由曾國城以益智節目《一字千金 筆武大會》打敗《綜藝玩很大》實境節目,遭吳宗憲酸「輕鬆」;另奪下「最佳綜藝」大獎的胡瓜《最強綜藝秀》,讓詹仁雄不滿的表示「願聞主席釋之得獎原因,小弟太淺看不懂。」

台大國發匆匆座談 生怨:喪失意義

擔任節目類評審總召的李景白昨(22日)在社羣寫下擔任評審期間的心情、對於金鐘獎想說的話以及頒獎後衍生的各項爭議,「透過投票與給分決定勝出人選,結果當然可以被討論,但也應該被尊重,這是最起碼的。」更意有所指的說:「貶低對手的批判方式是政客的手段,不該是我們同業間的辯證方式。在這艱困的時代,我們應該透過更多的討論來讓大家都能更好,與其說金鐘獎是爭奪桂冠拼死拚活,不如說是一個讓同業能碰面寒暄互相砥礪的機會」。

對此,詹仁雄更在評審總召的李景白貼文下留言「白叔說得好。一切的辯證應皆能讓事情更好爲優先,但若爲事實便非攻訐,而是客觀,舉例你可以不用是廚師,但你要當美食評審至少吃過許多菜吧,假如都沒有,這分數出來確實便是客觀的愛怎麼評就怎麼評」。

詹仁雄留言全文如下

1最佳綜藝爲例,2023年最佳主持,乃至最佳導播最佳燈光最佳美術大多不離本軌,但今年最佳綜藝卻是前述無一獲勝,願聞主席釋之得獎原因,小弟太淺看不懂

2評審成員如何誕生,今年的綜藝代表是誰,何謂綜藝?多年前被詢問我回「說學逗唱勁歌熱舞」棚內爲主最好有觀衆方能測試主持的功力,應被採納,故分爲棚內外爲大宗,近年節目型態的多樣讓主持都到評審區,主持人要能凸顯他的存在是一大考驗

3花不花錢真沒人鳥,重點要好看,可時至今日,有一羣人默默的提升視聽,光一首歌的版權混音編曲遑論現場樂隊,唱八首就是一集製作費,更別提視覺上片頭調光視訊,這當然要列入評比的重點,不然要專業的幹嘛?我常罵員工「電視數字低管理員都可以來教你」

4聽說評聲也有導播,不妨問問,現場七機和20機怎麼跳鏡頭,藝人臉光要打三小時是何種概念,錄出來的素材光進電腦就要一週方能剪輯,剪輯一個月完成是日常,連環泡早上錄晚上播,不是不行端看你尊不尊重這羣要求品質的人,而非你們評的不是誰花的多,借你金口,又不是吃飽撐着,你們還少花,這羣爆肝又虧本的人被形容的好像是多事,「因爲不列入評分考量」,報告長官就我所知他們沒有爲了金鐘而是作品

五星级饭店飘尸体腐烂味 她狂吐不止!见「黑牌符咒」原地吓破胆

5我也聽老歌,但倘若這是爲金鐘而設的獎項不是該多聽聽年輕人的聲音,何況去年得獎的是大嘻哈,不聽嘻哈不聽韓團,然後要怎麼評我又淺了

6「封神無雙」並沒有得過獎,「我猜猜猜」也沒有「鐵獅玉玲瓏入圍」都沒有,我猜連續幾年都沒得我也做了幾年冷板凳,但2023年,很多人電視人離去就是因爲花錢爆肝追求品質,到了一年一度的盛會缺被說那不列入考量,那我就想問了,考量啥呢

7超級星期天原封不懂的抄襲了日本著名節目「金頭腦」的比一比和無數個單元,某製作人說「小詹你就照抄」「一模一樣嗎?「對!預算不夠你就去跪」仍獲獎無數,但我也沒聽大製作人的話,我偏把變色龍畫成三角龍,也沒跪,用誠意拿到1/10價格的動畫,小助理沒爲別的,是我看不起這麼搞創意,一晃多年,聲林二的片頭也是打掉重練,沒別的,自我提升讓閱聽者驚喜而已

最後,剛好白叔寫這篇,那不如我就借花獻佛問問「什麼是綜藝?」「2024年的評審是否依然完全不用理會經歷與專業,因爲愛怎麼評就怎麼評,白癡纔會得罪人,敢在評審長下面留言,但臺灣節目要好總有人說些真話」白叔真的帥

KYMCO再推强档优惠 LIKE COLOMBO、大地名流优惠破万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