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重啓捕鯨 生態淪政治籌碼

日重啓捕鯨 生態淪政治籌碼

一艘捕鯨船1日在北海道釧路市一個碼頭將捕獲的一頭小鬚鯨卸下。日本從當天起,重新啓動中斷31年的商業捕鯨活動。(路透)

南韓民間人士上月19日前往日本駐首爾大使館附近示威,抗議日本恢復商業捕鯨。(美聯社)

爱丁堡议长首度访高 高雄人「这点」让外宾赞不绝口

主要捕鯨國家

日本不惜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(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, IWC)也要重啓商業捕鯨。日本政府主張,吃鯨肉是日本重要的傳統飲食文化,事實上,現在吃鯨肉的日本人少之又少,沒有市場的支撐,捕鯨到底有何意義呢?

日本以「調查捕鯨」爲由,花鉅額納稅人的錢派員到南極捕鯨,每年要屠殺數百頭的鯨魚。位於荷蘭海牙的國際法庭2014年3月判定,日本在南極殺鯨魚不屬於科學調查研究,故命令日本停止在南極海「調查捕鯨」。

中研院发表Omicron次世代mRNA疫苗 推出时间未定

第一序列

恢復捕撈 今年配額227頭

IWC1986年宣佈全球暫停商業捕鯨活動,日本於2018年末決定退出IWC,今年6月30日正式生效,7月1日時隔31年恢復商業捕鯨,但日本今後無法在國際保育海域捕鯨,只能在「日本領海及專屬經濟海域(EEZ)」捕鯨。

水產廳強調,鯨魚有80多種,並非全是瀕臨絕種,日本會在不對水產資源量造成不良影響的範圍下進行捕鯨。經過謹慎評估,至今年(2019年)年底的捕鯨配額爲227頭,其中包括52頭小鬚鯨、150頭貝氏喙鯨以及25頭的北鬚鯨,其中北鬚鯨瀕臨絕種。

日本的調查捕鯨基地、山口縣下關市已恢復海上捕鯨,和歌山縣太地町等6地也展開小鬚鯨等的沿岸捕鯨。日本恢復商業捕鯨受到國內捕鯨業者的歡迎,但卻遭海內外保育人士的強烈譴責。

从蔡英文这部影片看出执政危机?他喊话民进党:自求多福

國內豐衣足食 必要性成謎

日本過去貧困時,以鯨肉代替肉類以吸收蛋白質是可以理解的,但現在豐衣足食的日本還有必要吃鯨肉嗎?長年調查捕鯨問題的日本自由記者佐久間淳子指出,2015年平均1個日本人只吃30公克的鯨肉,鯨魚的消費量日減,市場價格也低迷,現在日本人幾乎都不吃鯨肉了。

短暂昏厥 可能与脑瘤、出血有关?

日本農林水產省的調查也指出,過去1960年代鯨肉的國內消費量超過20萬噸,停止商業捕鯨後減到數千噸。因此現在很多人沒吃過鯨肉也不足爲奇。

绿能养猪 大同获台糖标案 改建7座现代化猪舍 有效阻挡病原

市場價格差 日人幾乎不吃

郑宏辉宣布参选了!喊再创「百日奇迹」:找出最强市长人选

日本政府堅持捕鯨的立場,但理由卻很薄弱,讓人不禁懷疑背後是否有些內幕。《每日新聞》、《日本經濟新聞》等日媒揭露,日本堅持捕鯨的決策背後其實是有政治理由的。

自民黨的捕鯨推動派當中有許多重量級議員,如捕鯨船據點的山口縣下關市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選舉地盤,沿岸捕鯨興盛的和歌山縣太地町是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的地盤,爲了維持地方選區上的人脈關係,確保在國會上的議席,必須對當地選民許下一些承諾。佐久間還指出,調查捕鯨的研究經費是政府的預算,相關的機構則由數百名官員維持,也許他們也不想失去這筆鉅額的預算。

东台集团整合旗下资源 参加21日工具机联展

安倍去年(2018年)10月底在衆院大會上說,「將尋求所有的可能性,早日重啓商業捕鯨」,今年(2019年)7月1日果然實現了重啓商業捕鯨的心願。

拳击世锦赛》林郁婷退南韩对手闯8强 再赢保底铜牌